一年前因为各种事情痛苦着的我
一年后一个人去日本自由行12天
不过去掉路上时间 实际上玩了10天
日语渣得要死玩的时候也还是好好的
看到了本命的live
握手 和他说话 他跟我说中文的再见晚上好谢谢
这都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
对我来说这中间过程曲折
就算并不是轻易实现的 可是总算做到了
离开东京去关西前的一个晚上坐在床上哭
虽然当时行程还剩下一半 但是感觉梦已经醒了
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去见他

live的当天其实我很圆满了
而他自己二部高音唱得吃力 估计会有点遗憾吧
希望他不要那么早引退
什么都没有的我
只有把那么好的他可以当作信仰
想看到他的笑颜听到他的声音
想每天都从推特上知道他还在好好地上班
当个普通的社畜

见过一次就想以后每次都能见
然而这根本不可能
至此我以后大概只能守着这一次的回忆继续喜欢他了

评论